水滴互助:举起公益大旗 割了一盘1亿人的韭菜

欢迎关注“新浪科技”的微信订阅号:techsina

文/雷慢

来源:新金融洛书(ID:FintechBook)

原标题:他们割了一盘1亿人的韭菜

2016年,美团10号员工沈鹏出来创业。

最先做的是“水滴互助”,口号是“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”。

听起来很慈善、很公益,又因为多年来大病返贫的阴影笼罩在中国人头顶,响而应之者千千万。

那年网络互助还是流量洼地,沈鹏29,凶猛后生有极好的嗅觉,闻得到别人闻不到的机会。

有美团身份镀金,腾讯、IDG都赶来投资注血,一众投资人众星捧月,水滴公司成了网络互助蓝海中的明星。

仅4年,用户干到了1亿多。

五年来,多少人怀着“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”的期望加入水滴互助,人们相信群体的善意,大家庭般的互帮互助,相信今天我帮助了别人,我为人人,他日别人也会在我大病的危难时帮助我,人人为我。

就在2021年3月底,水滴公司IPO前夕,水滴公司宣布关闭“水滴互助”这一监管不明的风险业务剔除,一切期望戛然而止。

敢情我之前的“互助”全都变成了“捐助”?

2

传统保险本质是一个有出口和入口的循环资金池,为了壮大和维护这个资金池,要耗费巨大的成本,为了盈利,保险公司收取高昂的服务费,定下昂贵的投保价格。

网络互助模式本是一种打破了保险相对低效、高产品成本的创新模式,本质是社会共济。“P2P”点对点技术更加提升了它的效率和广度——认同这些理念,就是是许多网络互助初创时的初心。

水滴公司以网络互助起家,而以抛弃网络互助投入传统保险的阵营,追逐IPO,终于成为了网络互助的“叛徒”。

是啊,谁叫网络互助不挣钱呢?

5年来,水滴公司通过网络互助聚集了1亿多的用户,我称之为“公益韭菜”。

4月17日,水滴公司向美国纽交所冲刺IPO,招股书明明白白写着,用户数在2018年-2020年间呈指数级增长。这些用户中的许多人成为了水滴公司的保险产品消费者,三年间累计购买保险用户人数分别约为170万、880万和1920万,通过水滴保险市场产生的首年保费(FYP)分别为9.72亿元、66.68亿元和144.26亿元。

IPO招股书写着,水滴公司2020年保险经纪收入26.95亿元,占比89.1%。也就说,这些公益韭菜在水滴公司上购买保险产品,占到它收入的近九成。

沈鹏曾在一次接受专访时说,“做众筹和互助,能帮助我们更精准的获得用户。

他说这话时是2020年8月,靠公益圈用户,靠卖保险赚钱,水滴公司赚钱路子已经很明确。

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4月16日说,慈善就归慈善,如果打着互助旗号从事金融业务、从事保险业务就偏离了互助本身的性质。

说的是你们吗?

3

这是收割者最好的时代。

2019年,一个小小的数据创业公司巧达科技,仅靠写些爬虫程序、收买些企业账户,就从中国的招聘网站,空手套白狼收割2.2亿自然人的简历。是当时全国近1/4的劳动力人口简历信息。

别看海量数据,但门槛很低啊,只是几行代码的事。

没有比病患更危急的需求,没有比悲悯更泛滥的号召力。网络互助更是,水滴公司和轻松集团,也可以用一个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的公益理念,聚起亿万用户的流量池,卖高度相关的保险产品,然后一则公告宣布关闭大吉。

与其叫精准获客,不如叫精准培育,精准收割。

2019年时,时代周报的记者曾发现水滴筹的地推人员在医院引导患者发起筹款,他们扫楼劝募、随意填写募捐金额、模板化撰写求助故事、通过引导患者筹款赚取提成等。

而医院保安一语道出了真相:“这是病房,不是你做交易的地方。

生意就是生意,不寒碜;公益就是公益,也无需低调。而以公益之名圈地、占领市场,公益就变成工具,目的一达到,工具就无用了。

当他们竖起互助大旗,左手公益,右手镰刀,看世界都是韭菜园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rongles.com/1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