谋控股还是为炒股? “鲁丽帮”举牌山东墨龙动机仍成谜

凭借着前期不计成本的买入,“鲁丽帮”实现了对山东墨龙的连番举牌(持股比例达20%),其激进的增持操作也引发外界广泛关注,同时也大幅“催涨”了山东墨龙A股、H股股价(详见上海证券报5月20日《接力式增持推高股价 “鲁丽帮”举牌山东墨龙意欲何为》)。然而,面对监管部门的追问,“鲁丽帮”却仍在隐藏其大举增持山东墨龙股份背后的真实动机,先是说“存在将来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可能”,后又说“亦有可能根据上市公司股价、经营发展情况以及公司的资金安排等因素依法减持”,如此表述在留给市场一定炒作想象空间的同时,又给自己充分预留了后路,但也进一步加深了外界的疑虑:“鲁丽帮”此番运作究竟是为了控股(上市公司)还是为了炒股?

5月22日,作为举牌主体的智梦控股对深交所关注函内容进行了回复。对于监管部门率先关注的举牌资金来源问题,智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(即“鲁丽帮”)称举牌资金均来源于自有资金。其中,智梦控股和磐金置业分别耗资15073万元和5000万元,均来源于各自控股股东认缴到位的实收资本;鸿森物流和瑞森新材增持山东墨龙所动用资金分别为9948万元和11220万元,该部分资金均来源于两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。

监管部门为何重点关注举牌资金来源?记者注意到,上述举牌方均与鲁丽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如智梦控股实际控制人薛明亮的父亲,正是鲁丽集团的实控人薛茂林。此外,天眼查显示,磐金置业实控人傅士刚,也是鲁丽集团股东之一;鸿森物流的实控人宋永奇,同样是鲁丽集团的股东之一;瑞森新材的实控人薛裕民,则是鲁丽集团旗下公司的股东。最为重要的是,相较于“鲁丽帮”豪掷数亿元增持山东墨龙的“阔绰”举动,鲁丽集团的现状却有些堪忧。天眼查显示,薛茂林掌舵的鲁丽集团去年12月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,鲁丽集团和薛茂林还因借款合同纠纷被采取了限制消费措施。此外,鲁丽集团持有的多家公司股权也已被司法冻结。

基于上述背景,从明面上看,“鲁丽帮”在股权结构上似乎与鲁丽集团没有直接关联,从而进行了有效隔离。但鉴于薛茂林和薛明亮的父子关系,本次举牌是否代表着鲁丽集团的意愿?

就在今年初,深交所曾对山东墨龙及相关当事人予以通报批评的处分,涉及的违规事实包括山东墨龙未及时披露2020年1月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张恩荣与薛茂林(鲁丽集团掌门人)筹划控制权变更的相关事项等。而智梦控股在最新回复中也表示,薛茂林作为薛明亮之父,参与讨论和筹划本次增持上市公司股份事宜。

不过,在应监管部门要求阐述自身举牌动机时,智梦控股却又采取了“两头堵”的战术,让外界猜不透其真实动机。智梦控股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表示,公司将根据山东墨龙经营发展情况以及公司的资金安排等因素,不排除以其认可的合理价格继续通过包括但不限于二级市场增持、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等方式增持上市公司股份,通过前述方式增持或上市公司目前控股股东减持持有股份,智梦控股存在将来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可能。

言下之意,即“鲁丽帮”有意对山东墨龙控股权展开争夺,然而智梦控股随后又话锋一转,称其在未来12个月内亦有可能根据上市公司股价、经营发展情况以及公司的资金安排等因素,依法减持。

“两种可能它都说了,但就是没说背后的真实意图。”一位长期关注山东墨龙的市场人士表示,掏出数亿元资金增持上市公司股权,计划实施初期肯定就有了预定目标,怎么可能未来既想着控股又想着减持?

记者另外注意到,在谈及“将来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可能性”时,智梦控股除了表示自己可能继续增持外,还强调了“山东墨龙目前控股股东减持持有股份”的可能,这一表述是否意味着其与山东墨龙控股股东已有私下安排?此外,鉴于本次举牌事件已引发山东墨龙股价飙涨,而“鲁丽帮”不明确表明未来增持还是减持,容易留给市场炒作想象空间,而这是否是“鲁丽帮”想要达到的效果?显然,上述两点疑问亟待监管部门进一步追问、查实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rongles.com/253.html